傾夜

由衷感谢你的喜欢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ゝ。∂)

【朱修】Exec_RST(Ⅱ)

总目录

Exec_RST(Ⅱ)

Warning:七骑x皇修、零骑x军师

*

“金……当然。”

鲁路修沉吟了一下,他说道

“我与你是同一人,自然也是该这么称呼的。”

他避开话题,回应后露出一个深思的表情,像是极为谨慎细致的思索。

该死的!他竟然忘了自己对这段篡改的记忆其实毫无印象!

鲁路修看着朱利叶斯顶着自己那张脸,他的表情像动了怒,更为年轻的面容上已经积攒了怒气。而对于这莫名其妙的情绪,鲁路修似乎没找到合理的理由,他求救似地看向朱雀,这可是你提的馊主意——

朱雀想自己多少明白点这情景,他对着鲁路修扯着嘴角给了一个算不上真切的安抚笑容,心中却有一小点得意。于是朱雀偏过头去看向那个人——朱雀,年轻得几乎还没完全褪去稚气的他,此时似乎也在等着一个确切答案。那人方才的阴郁仍未褪尽,他盯着曾经的自己思绪向这段过去延伸。不过现在可不是去回想过去的时候,他知道如果不解决朱利叶斯.金斯利的疑虑,他们在这里也不见得讨得到什么好处。

“嗯,我记得……”

朱雀先开口说,他和鲁路修从没正经地把这段往事提起过,他并不清楚鲁路修到底记起了多少事情,但现在看来,并不是他所想那样。朱雀为这忽然察觉到的事实感到了一阵心惊胆颤,但他还是把神情镇定住了,然后看着单眸里深藏危险的军师,看见他视线如同射线一般地从他身上穿过,他暗自吞咽了一下,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在十天前,也就是这份战报数据所记载的那场战斗。”

朱雀抬起手指了指桌上那份文件,它的封面上印着布列塔尼亚的国徽与时间。朱利叶斯用他冰冷的眼神扫过去,没有言语,他对鲁路修忽然的闭口不言似乎已经有了一个猜测,所以他没打断那个黑骑士的话语。

“在那场战斗结束后,就在第二天的午夜——”

“够了!”

朱雀的话语还没说完,朱利叶斯明显的恼怒声便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话语,迅速得站起了身,只是这一次他的声音带上了急促与慌张,少了几分他向来的张狂语调。

那天,该死的那天!朱利叶斯太清楚那是他绝不会让第三人知道的,而朱雀,他的护卫,那个性子阴冷得似冰冻人一样的骑士也绝不会把那档子事情当做谈资。该死的,他其实早就信了,只是想知道更多的一些什么,关于枢木朱雀,关于朱利叶斯·金斯利。

“够了。喂——”

他对鲁路修说道,然后抬起手制止了自己身后朱雀上前一步似乎要说什么话的动作,他看着鲁路修脸上的捉摸不透的神情,不禁又升起了几分对自己猜测予以肯定的焦躁,于是他继续说

“按你所说的,你们将在某个时间也如方才突兀出现一般又突然消失,那么,为了做到你所说的别触碰到什么世界轨迹,就乖乖地待在公馆里!”

朱利叶斯语气毫不客气,他抬了抬下颚,装作没看到对面那个朱雀投过来的一道带着促狭视线,他脸颊发烫,着急着想要离开这里。

“自己找间客用间暂且待着。”

军师迈动步伐朝门口走去,他的护卫、身着白色骑士制服的朱雀仍沉着脸色,他紧跟着军师离开,并没忘了从桌上收走军师先前没离手的文件。

“别给我添什么乱子!”

朱利叶斯与朱雀离开时,他扔下最后一句颇有些恶狠狠意味的话语。


“鲁路修?”

看着大门阖上后,朱雀才转回头,他捏了捏鲁路修仍没回过温度的手掌,压下眉头轻声问道。而鲁路修似乎还在思考着什么,他看见这人微微蹙着眉,无意识地抿住了唇。

果然这一遭怎么想也觉得是荒诞不堪啊。没有得到回应的朱雀也同鲁路修一般呆坐着,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他和鲁路修本该在潘多拉贡,难道是和geass有关吗?被莫名其妙得带回到一个他们所经历过的场景,遇见过去的自己……若是按照鲁路修的推测——他没明说geass,只说是世界上的某一超自然的能量的异动,如果是这异变恢复,说不定他们各自回归,连着这一切的记忆也会随着这种现象的消失而拭去……不,这不是重点,应该说这是他们最该关心的是究竟什么时候能够回去,那边的世界已经——

自己的思绪仍还是乱成了一团,朱雀放弃了在这一堆没有头绪的乱麻中纠缠到底,他再度看向鲁路修,希望对方能够好歹说说现在该怎么办,幸好他们没和过去的自己闹出什么大的动静。

“朱雀……”

鲁路修终于有了点回应,他沉吟了一声,也转了头过来,定定地看着面前这骑士翡翠般的双眼,这公馆的灯光让人压抑,穹顶上的一小小的彩色琉璃天窗根本投射不了光线,但朱雀的双眼足够明亮,也足够真实,所以他看着那双碧色眸子。

“你告诉我,”

鲁路修说,他语气有些不安,带着没有思考透彻的疑虑,朱雀觉得自己背后有些发凉,他不自觉坐正了些身子,他想可能情况比他想的还要糟糕一些。

“你刚刚说——”

皇帝把自己的身子朝朱雀那里靠拢了些,然后压低了些声音,他说

“那天午夜,嗯……到底是什么?”

“那天——”

朱雀有些不确定自己听到的什么,他下意识地跟着重复,自己发出的声音让他立即住了嘴,他看着鲁路修,神情古怪。

“该死的,我不知道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任何一份可能的情报……我是说,现在这个情况下,不得不去了解点什么。”

“……噢……噢。”

他含混地嘀咕出一个不像样的回应。确实,鲁路修会对这种自己没有握在手里的条件感到恐慌,他知道,他知道的。这种不确定的世界里,没谁比自己更了解他的不安。于是朱雀将自己的神色放轻松了些,他手下微紧,然后将另一只手掌覆了过来,

“好在我还记得所有的,你可以从头听我说起。”

“这可真不是一个听故事的好时机啊。”

鲁路修挑着眉回道,然后他从朱雀的手掌中抽出自己的手,站起身来。他再次肆无忌惮地打量着这间大厅,视线在每一处物品上都驻留了时间观察。

手中一下的落空让朱雀猛然一阵胃中翻搅,他应当还知道,即使鲁路修不曾记得这里,但那个人——被扭曲修改的过去,还有那个仍还被仇恨掌控、卖友求荣的自己,被鲁路修看见这样的过去,他……

他有觉悟面对,却无法控制自己因为这个可憎的事实而生出的厌恶之感。朱雀仍还在由着一段艰涩的言语卡在喉咙里上下不得时,鲁路修起了身,他把自己那顶帽子扔在了沙发上,也从肩上卸下了厚重披风,仍它们凌乱得在自己的座上揉作一团。朱雀看见鲁路修移动的脚步,他仍没出声,只静静地任由他离开自己身边。

“明明是这么好的天气,”

忽然,鲁路修说话了,他一把拉开了大厅里厚重的垂地窗帘,帘子上抖落了些细微尘埃,窗外的阳光大片得照射进来。大片的光束十分得炫目,鲁路修眯着眼睛缓释着这光线的冲击,这冬日的阳光,即使失了炽热温度,却仍还具有光明。

“这屋子的压抑真是不让人痛快。”

鲁路修站在窗边,他看着屋里亮起来,那道身影也亮了几分,果然他一点也不喜欢昏暗。

“或许这会是一次奇妙的经历,朱雀。”

朱雀听见那人这么说道,他看着窗边逆着光的身影,一瞬之间有些刺目的光亮让他没法清晰地看见鲁路修的身影,但他听那人的声音似乎并不是那么不安。

“那么,告诉我吧,更多的,关于我,关于你的——”

**


“金斯利卿!”

朱雀是忍着怒意把朱利叶斯拦在偏厅通往大厅的过道处的,他抓着那只纤细的手腕毫无怜惜地把人按在墙壁上。他这么做的次数很多,而朱利叶斯本人却不会在意这种事情,他本身比自己可更狠得多。但是那两个人,他们说来自未来,他简直无法相信。

那是鲁路修没错。但那一个,鲁路修叫他“朱雀”,他——怎么可能?难道自己会忘记所有Zero所犯下的罪吗!难道又是Geass,那种令人痛恨的诅咒——

“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朱雀不自觉看着朱利叶斯的目光更加森冷了几分,他与这名总指挥暗地里的实际牵绊其实已经不是什么值得他们再计较的事情。监视与被监视——他二人已经许久没就这个问题起过争执。如果不是朱利叶斯似乎有某种打算,让他二人再一次的谈判失败,他并不想再提起这一点。

“我向自己讨要点什么有用的信息有什么不可?”

朱利叶斯没能拽回自己的手,他扬起一个冷笑,嘴角弧度刻薄刺目。

“还是你在害怕什么?”

唇边讽笑越发得深,朱利叶斯没放过他所观察到的任何细节。

“这可真叫人遗憾......”

手腕上的疼痛并不可能让朱利叶斯放过动摇这名骑士的打算,他空余的一手抓过对方的领口,他拽住朱雀衣服上链饰,连着对方的里衣也抓出几道深深褶痕。他向前探了探身,距离极尽地逼视着朱雀埋着怒火的墨绿眼眸,他很好奇,对于那个看起来他挺满意的未来,眼前的人会是这种反应,不可置信,痛苦......痛苦吗?和自己最终那样的相处——

“我以为我们之间可以多说点什么更有意义的,例如——你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想制止什么?或是说,你准备什么时候效忠于我?”

朱雀抿紧了嘴唇没说话,但他越发深沉下去的目光和他不禁更有几分狠势的捏握力气都让朱利叶斯清楚的知道自己把这个性情阴冷而易怒的骑士给惹恼了,然而他也不会惧怕这个,他们二人的关系可不只止于监视层面,这让他可以更肆意妄为一些。于是朱利叶斯放开朱雀的衣服,他抬手掐住了朱雀的下颌,他看着这个人,然后换上他一贯的胜券在握的表情,

“你看,”

朱利叶斯的声音带着得意,他拇指用力地按在朱雀的嘴唇上,

“你最后,还是会成为我的东西。”



这句话终于点燃了朱雀一直压抑在边缘的火焰,他丢开另一手里的文件,直接掐住他面前之人的脖颈。朱利叶斯的领口没有扣实,白皙的脖子在朱雀手掌下露出点点红紫交错的各种瘀痕,那些痕迹印在朱雀眼中,比军师脸上那遮覆饰物上的坠子还刺目几分。

那种事情——

“如果我现在就把你杀了,你说,那个人会不会立刻消失呢?”

朱雀说话时声音有些发颤,他说道,并收紧了手,企图让对方有一点退缩之意。

朱利叶斯看着他的目光变了,那不是求饶,是怜悯一般——接受不了吗?可事实告诉你就是如此……多么愚蠢。朱雀读懂了那含义。

不!不可能的——那种事情!

他这下真有些发狠了,他掐住朱利叶斯脖子的手臂僵硬无比,却不受控制得向上提了力气,如果自己以后会再度沦为geass的奴隶,何不现在就直接了结了——

砰!

朱雀心中似魔障般的念头还没完全将他笼罩,一阵凌厉的拳风就呼啸过来,他没能避开,被一拳揍在脸颊上,他一瞬眼前一黑就被对方撂倒在地。

“还......还好吗?”

匍匐在地上的他才翻过身坐起来,他便听见这么一道声音,如此熟悉——

枢木朱雀!

白骑士用力地按在自己猛然火辣辣疼痛起来的脸颊上,他用已经稍微恢复了视物能力的一只眼睛看过去,那个人,那个自己的未来,枢木朱雀!

朱雀一手扶稳了有些软了力气的朱利叶斯,然后弯腰捡起了地上散落的文件,熟练地整理好后交给了扣好了领口的军师。

“他在正厅那里等你。”

黑骑士说。







**

评论(23)
热度(82)
  1. cesia傾夜 转载了此文字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