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朱修】Exec_RST(Ⅴ)

总目录

Exec_RST(Ⅴ)

Warning:七骑x皇修、零骑x军师


“呃!”

朱雀在与那双晶紫色眸子相对时他被噎回了话语,他看见被盛在眸里的波光,于是他怔住了,阳光照射在他的黑色手套上,他感到灼烫在迫使他放手。

所幸他愚蠢的动作没停滞多久,他撤开手,躲开一道拳风,退后时他没从外面进来还未来得及脱下的披风扫落了棋盘上的棋子,黑白双色棋子滚落在地毯上,它们发出沉闷而短促的声音,下一刻某一棋子便被踩在脚下。

“正巧现在是用餐时间——”

朱利叶斯侧过身子向前斜走一步挡在了朱雀身前,他看着逼近自己面前的黑衣骑士,他单眸微敛,话语却说的轻松无比。

“在哪里用餐?”

他笑起来,然后挑起眉看向骑士身后那人

“阁下?”

鲁路修将自己的视线从那才稳住身的人身上收了回来,他一瞬便读懂了军师给出的一道眼神,紧紧抿住的嘴角轻轻上扬了一个弧度,于是他抬手捉住了朱雀的手臂,

“说的也是,麻烦将晚餐送进房间吧。”

这种场面可真别再出现第三次了。鲁路修有些无耐,天知道从前自己是如何与这么一个木头相处的,于是他拽回了自己的骑士。后者脸上带着歉意和不自然的尴尬,虽然没有出声回应什么,但还是松下了神情,他紧挨住鲁路修,朝朱利叶斯点了点头。

“枢木卿会愿意效劳的。”

朱利叶斯说,他神采看起来依旧自信飞扬,眼角剪下了些狡黠色彩,他又说

“这盘棋还没决出胜负,餐后来我房间。”

鲁路修看了看被扔在地上的那顶象征皇权的冠顶,那东西与几枚横七竖八的棋子静静的待在地上,在布列塔尼亚辉纹与鸢尾金兰花纹交织的地毯上投下被阳光拉长的斜影。

“有趣的提议,阁下。”

他回道,换来朱利叶斯更加肆然的笑容。

朱利叶斯拽走了还愣在原地似乎没找回自己的思绪的朱雀,他现在心情很好,他在心底浮现了一个很不错的念头,抓住朱雀的力气也越发自得起来,毫无一丝忐忑。


“你还真是毫不客气。”

鲁路修接过朱雀从地上拣起的物事,他忽然说道,

“什么?”

后者回道,可那表情可不像是带着迷糊或是不解,于是鲁路修挑了挑眉,继续说道

“对你自己。”

“可真是不留情。”

鲁路修仍旧还是感到了一丝意外,即使朱雀如今站在了他的身边,他终归还是明白他们到底隔着永远也跨不过去的天堑,朱雀没有理由来对自己的过去予以如此激烈的还击,在痛恨什么吗,在厌恶什么吗——

“如果我告诉你一个他刚刚说了什么你就不会那么心疼他了。”

“谁说我——什么?”

看着朱雀一脸有趣的神色,鲁路修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唔……就是这套服装。”

朱雀抬起手来比划了一下,他凑近鲁路修耳边,墨色的发丝扫在他的唇边,他低声说话时传来酥痒的触感,他如愿得碰到了鲁路修泛着些凉意的耳尖。只不过这美好的接触没等到话语说完就结束了,鲁路修顿时脸颊泛起了红色,他羞恼地压低了自己听上去不客气的声音,

“这是考虑与兰斯洛特的适配性,好让你别那么——”

话语及时打住了,鲁路修仍没好气得瞪了朱雀一眼,语气缓和下来

“笨蛋永远是笨蛋。”

脚步转开,鲁路修准备朝房间走去,他们得及时找间屋子让那军师的护卫把晚餐送过来,他可不想难得在这么一段莫名其妙的时间中偷个闲还得饿肚子。

“鲁路修,这可不是我说的。”

朱雀好笑地抓住转身的人,他用无辜的语气说道,果然鲁路修转过身也被他逗乐了,他听见他哼出一声鼻音,然后反驳

“怎么不是,你是朱雀,他也是朱雀。可别想用这么蹩脚的理由糊弄我。”

鲁路修想自己可能太久没接触这般轻松的气氛,他松了最后一丝的谨慎,同身边的人一同打趣道,脚尖旋回了方向,正正地看着自己的骑士,他比那白骑士更成熟了,即使笑起来也藏着沧桑,埋藏在他瑛绿的眸子里。

他伸出手,抚摸那张细看下居然有些陌生的脸庞,

“笨蛋。”

他说道。

朱雀抬手抓住那只手掌,他感受着手心下的温度,眷恋地偏着头将自己更紧地埋在那手心上,他微微敛下眸子,眼角酸涩地厉害,像是有什么要控制不住地倾泻,于是他一把揽过面前之人,

“鲁——路修。”

他紧紧地把这人拥在怀里,臂膀收地很紧,他能清晰地感受到鲁路修的心跳声,那声音如此真实,如此让人怀恋,如此不敢让人相信。他甚至那么清楚地触及到鲁路修的温度,明明不止一次触碰,却在现在才有了要把它全部印刻在脑中,印在身上的每一处的念头。

它多么荒唐,自己不过才站在了这人身边,他在这时间该向着他们所做的约定坚定前行,可是控制不了,想要拥抱,想要触碰,想要紧抓在手中不放开——

“朱、朱雀?”

鲁路修不知所措地从胸腔里掏出了一个疑问,他那顶白底金边的皇冠又再度落下,双手悬空着,似乎不知道该如何放置。

“别动!只要现在——现在就足够了。”

似从鼻腔里发出的低沉声音阻绝了鲁路修想挣开询问究竟动作,他沉默了片刻,将自己的双臂也如同朱雀一般环住了骑士的身子。

切实地感受到了呢。

他们站在淡去的阳光余晖中,这是这北隅冬季的暗夜来临的征兆。

“朱雀,金斯利卿刚才说——”

鲁路修说

“今晚会有暴风雪......真是实在的一个冬天啊。”

就当作提前度过了今年的冬季了吧。
**

“你支走了?”

鲁路修进屋后只见到朱利叶斯一人,他说道,然后自然地走到朱利叶斯面前。

“他一会儿过来。”

朱利叶斯随口应到,他仍支着手看着自己面前的棋盘,那是白日里的那场残局,他不会记错任何一步走棋。

“你很关心?”

朱利叶斯移动了白棋,这棋局就完完全全地复制了出来,他看见白色衣袍的人站在身边,于是问道

“嗯,当然。你也同样。”

鲁路修很快地回答了,他没有落座,只站在桌边,伸手捉过属于自己的白棋。

“你知道我对他的心思。”

“当然。”

这回答有些让朱利叶斯意外,不过他一瞬又明朗地笑了

“所以我很高兴。真的……”

他说道,然后再次走棋

“我不会做出错误的选择。”

......

“Checkmate.”

朱利叶斯拿起白王,在唇边印在一吻,他说

“阁下。”

这不是一个意外的结果,他们无非是看清了对方所执着之物。朱利叶斯显然是改变了战术——至少在这之前他所执之棋不会是王。

“你已经做了选择吗?”

鲁路修不可否置地笑了笑,他回道,他拿起倒在棋盘边上的白骑士,说话时他目光温和地在光洁的棋身上流连。

“反正以后也是如此,何不趁早呢?”

朱利叶斯说,话语落下后他似乎觉察到什么不妥,撑着头拢起了眉头,他手指在黑发下狠狠地戳着太阳穴,没有以往恼人的干扰头痛,他摇了摇头,试图从中想出些什么因果关系。

“......我们压下的彩头,需要兑现吗?阁下。”

鲁路修注意到了他的反应,他发出一声轻响,提示道。

“自然——不过我清楚若是先前那局,我便输定了。”

被询问的人回过神来,他说道,他指出他如果弃子那么必输无疑。

“所以我也不讨你这彩头,不过——”

朱利叶斯站起身,他与眼前的人看上去并没有太大的身形变化,他狡黠地笑道,并将手里的白王立在了棋盘中心。

“把你这衣服借我试试?”

他偏着头压低了声音,又说。

鲁路修闻言也笑了,他仍回道

“有趣的提议,阁下。”





**


评论(25)
热度(55)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