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朱修』暖曦——Valentine's Day

总目录

暖曦——Valentine's Day


今天还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政务上的也没什么特别紧急的,本来定于今天的一个出访也在前几日经过对方商议推后了,总觉得这种空闲让人觉得诡异,到底是什么地方没对劲呢……


鲁路修一把压下了自己桌上的手提电脑,没发出太大的响声,至少没让一旁反骑在椅子上打瞌睡的朱雀清醒过来。


话说今天有这么闲吗?朱雀一向都在特别派遣那里,他提出的从圆桌骑士中提拔一名自己的专属骑士的决定已经实施下去了,朱雀这时候更不该闲在他这里打瞌睡。想到这里,鲁路修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呆子,说什么也不肯离开圆桌骑士,更有一堆不知哪里学来的骑士理论挂在嘴边,但这种上下属的关系才不是他想要的。


不过现在说什么也迟了,决定已经公布了出来,他也决定除了朱雀不要任何人作为最亲密的骑士站在自己身边。


这个笨蛋!今早就一直在这里睡觉,有没有一点自觉啊!


鲁路修站起身走近朱雀身边,这个毫无自觉的人不知做什么美梦,这么一幅享受的模样,就差挂上唾液在嘴边了。


毫不客气地将因为敲打键盘而有些木然的手指捏上那正安稳呼吸着的鼻翼。


“别……别捏,要出不了气了——”朱雀这下清醒过来了,他将头随着鲁路修的手指抬了起来,用浓浓的鼻音叫起来,“鲁路修,你要报小时候的仇也别这时候啊。”


“什么?”鲁路修松开手,他看着朱雀印在下颌上的一道红印生生忍住了笑,将手臂抱在胸前,他倒要看看这人又有什么无厘头的话语。


“什么什么呀?啊,对了,鲁路修,你的事情完成了吗?”揉了揉自己被捏的发热的鼻尖,朱雀猛然从凳子上蹦了起来,他兴奋得将椅背压下,朝前跨出一步,鼻尖几乎贴在鲁路修嘴唇上,他忽略过座椅不堪重负的响声,期待地看着面前的人。


“呃唔!”


鲁路修被这忽然拉近的距离给惊得后退一步,他感到自己耳尖有些发烫,于是下意识别过头,这才回答起朱雀的问题。


“事情……嗯,说起来本来这一段时间的事情应该都是很多的,但是今天的行程却很奇异的空了出来……”


话说到一半,鲁路修猛然顿住话语,他转过头,“你今天不用去测试数据吗?罗伊德主任会放过你?”


他危险地眯着眸子,将自己后退的步伐又踩了回来,只可惜依旧没让朱雀有一点为自己偷懒露出愧疚的神情。


“可是数据我昨天已经提交了啊,而且特遣部队的任务指令也下达完毕,报告已经上交审核了。”


“噢,是吗?果然很厉……不对——”鲁路修一脸掩不住的骄傲表情又迅速收回去了,但正与他相互注视的那双碧色眼眸总是让他会被打断连贯缜密的思绪,他慌乱地闪开目光,继续说道“所以你今天就打算坐在这里打瞌睡吗?”


他可不想承认自己其实看他睡着的模样觉得还挺可爱的。


“啊?不是鲁路修说今天可以在这里等到你工作结束吗?”


“什么时候我说过这种话……你有这么闲吗?”鲁路修拧着眉头思索着自己什么时候有说过这种话语,这段时间这么要紧,就算自己再怎么纵着朱雀,也不会这时候这么大意。


“咦?你忘了吗?就是上周休息日晚上,我……唔唔唔......”话还没出口一半,朱雀的嘴就被鲁路修严严实实的捂上了,


“知不知羞,那种事别拿在工作场合里说!”鲁路修腾地一下脸上染上红晕,他恶狠狠地说道。不知道若要在这事儿上再多说几句,这人还会有什么羞人理论。


“可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啊。”朱雀不依不饶地在鲁路修掌心下发出模糊的声音,他睁大眼眸看着鲁路修,希望对方能赶快回忆起来那晚答应的事情。


“算了,难得今日空闲,傍晚一起去接娜娜莉放学吧。”


想起自己自从坐上这个位置,也没尽作为哥哥的的责任,很多时候还拜托了自己的皇姐对妹妹照顾。他鲁路修放开朱雀,看了看时间,在心里计划了一下还有些空余的时间可以处理一下可能会被推至休息日的工作。


“鲁路修,娜娜莉下午有约了,我们还是别去打搅啦。”


“是......是吗?恩?有约了!?”鲁路修后知后觉地叫起来,他一把按住朱雀的肩膀,那焦急的模样可难得一见,他快速问道“是谁?在哪,有说在哪里吗?安全吗?”


“放、放心啦!是和尤菲一起,女生间的派对,鲁路修你紧张过头啦!”抓住自己肩上的双手,朱雀的语气已经接近无奈,娜娜莉那个机灵鬼,从来都不让大家为她担心,也不知道鲁路修怎么这么容易在娜娜莉的事情上惊慌失措。


“和尤菲一起吗?不过,为什么娜娜莉会给你说也不告诉我这哥哥呢?”


“这个……对了!鲁路修你还没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日子?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出访和会议都改了时间……唔……如果你指的的不是工作上的事情,应该……”鲁路修总算是把对这一天的一个定义给从记忆角落捞了起来,看着朱雀的碧色眼眸,话语便止住了,他试图扯回自己的手,作为恋人把这么一个特殊的节日给忘了的他似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给自己掩饰,他只觉得脸上有些发烫,该怎么弥补这么一个错误呢才好呢。


“如果你实在很想在这里继续睡——”


“所以今天我准备了惊喜哦!我们现在就出去吧!”不等鲁路修的话说完,朱雀径直说道,他从座椅上彻底离身,椅子在他掌下转了个圈回到原位,他抓住鲁路修就往隔间走去。


“出去?去哪?还得换衣服啊,喂!朱雀,你在听吗?”


“当然在听啊,鲁路修的每句话我都会听的……”


“我说你别岔开话题啊……喂,你什么时候把私服带这里……别自作主张啊——”


“别乱动……领子,领子套住了……”


**


“为什么不能走正门?正好也可以顺道给皇姐说一声尤菲和娜娜莉的派对地址。”鲁路修抓着仍试图劝他走偏门出去的朱雀直接朝大门走去,果然怎么想娜娜莉和尤菲两个女孩子这么去玩儿他还是不放心,但如果柯内莉亚陪着就完全不用担心了。


“这是因为,因为——”话没说完,他们才踏出大门,一旁就立刻闪过一道凌厉身影,朱雀立刻从鲁路修身后一跃至前挡下一道掌风,三招下反抓住对方的胳膊,但自己也被一把匕首同时制住了下一步的动作。


“皇姐,你这忽然是做什么?”


看两人动作停下,朱雀行了礼退在自己身边,鲁路修才挑着眉看向面前穿着训练紧身服装的靓丽女人,柯内莉亚皇女——自己的同父异母的皇姐,尤菲的亲姐姐。


“身手有点长进,枢木卿。反应力也还过得去。”柯内莉亚将匕首收回自己腰间的暗鞘中,看着朱雀音调平静地说道,但语气中还是能听出她的满意。


“承蒙殿下夸赞,为了陛下的安全属下会义无反顾的。”朱雀微微行礼,恭敬回道。


“皇姐,朱雀不是我的护卫,你知道他是——”


“我知道,不过要站在我弟弟身边可要足够优秀才行。”柯内莉亚对鲁路修的这幅态度已经免疫了,她目光扫向朱雀,朱雀笔直得挺着胸膛,表情认真。就最近的表现看来,还是挺让人满意的。她重新看着自己这年轻的皇弟“对了,你们这幅穿着是准备去哪里?”


“我来也是说这事的。”鲁路修回道“正巧今天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我带上朱雀出去一下……听说娜娜莉和尤菲要去参加一个什么派对,我不怎么放心,地址给你,她们放学后你过去接一下。”


……


“嗯?”正一边说着话的途中,鲁路修注意到了放在门口花坛边上的一样事物,他露出点惊讶神色“那是什么?”


“这个吗?”柯内莉亚从花坛边上把自己放在花坛边上的东西拿回手中,她嘴角带起一点笑容,“刚刚吉尔福德卿给我的,说摆在办公室里清新一下空气。”


那是一束刚刚绽放的红色玫瑰,鲜艳漂亮。


“不过陛下要这个时候出门可真不凑巧,刚好我这里有一份报告需要陛下批复一下,已经发送给你了。”似乎忽然想到了要紧事,柯内莉亚抬起头对鲁路修说道,然后别有深意地瞥过朱雀微微一变的表情“另外我手底下的一批小兵可能需要第七骑士帮忙提点一下,介意借我一下吗?鲁路修?”


“幸得殿下赏识。”朱雀先应了声,鲁路修点头后他站在柯内莉亚身后。


“如果陛下一会儿仍要出宫,请将配属的保镖带上。”柯内莉亚临走前不忘了补充一句,语落后行君臣礼转身离开。


而朱雀跟着柯内莉亚离开时候手掌背在身后朝鲁路修做了一个手势。


这个笨蛋——


鲁路修露出笑容,还说什么暗号太多没记住,这到了紧要关头可清楚的很嘛。


**


明明不是多么紧要的文件,皇姐为什么要把自己和朱雀隔开呢?


很快的处理完了并不是要紧的事情,鲁路修撑着头想着,也不知道朱雀那边的情况怎样了。想起他的那个暗号,便不由地联想起小时候做的那些荒唐事情,鲁路修想着自己就笑了起来,那种事情再来一次可真是够刺激的。


思绪乱飞之际,鲁路修瞥见了一叠资料下压住的几张色彩鲜艳的折纸,向来是上次娜娜莉落在自己这里的,正巧自己闲着也是闲着,想着柯内莉亚拿着花束的笑容,心中立刻就有了主意。


他从折纸里挑出红色的纸张,顺手在网络上搜索了下折纸方法,片刻功夫就折了一束玫瑰出来。


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花束,鲁路修还是将花束放在桌上。


“果然还是向日葵才更配你这个笨蛋啊。”将桌上的一个相框拿在手上看了良久,鲁路修才自言自语了一句。那相框中是年幼的三个孩子,相片已经有些陈旧,上面还留着一个小小的指印,但是一点小小的污浊并不遮挡照片上孩子们的开怀笑容。


啾啾!啾!


思绪还没让他继续回味童年时光的趣味,他就听见一声既具有节奏的鸟叫声。不过鸟儿可叫不出这么有停顿感的声音,鲁路修放下相框奔至窗边,打开了窗户。


准备好了吗——


他看见朱雀举起了双臂,在向他这么问道。


这可真刺激啊。


鲁路修翻过窗台,毫不犹豫得从窗上跳了下去,轻纱的窗帘随着他的动作被带出窗外,迎着风欢快地飞扬起来。


“嘘!”


稳稳地落入朱雀怀中,他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朱雀便在他嘴唇上竖起食指。感受到朱雀正抱着他躲进了一个走廊拐角,他实在没忍住笑,只得抱着朱雀的脖子,示意对方听他说一句话。


“在天鹅殿偏殿门口,杰雷米亚卿可以接应我们。”鲁路修说,他心跳飞快,他可不是只闲着批批文件“从环湖林荫过去,这个时候是换班的时间。”


朱雀听了却微微沉了沉眉,他低声说“鲁路修可真是放心,明知道那里的守备有破绽也不整改。”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和你这体力笨蛋一样能正确地抵着我说的时间越过去。”鲁路修回道,他听见走廊边的巡卫走开,而朱雀的双臂也收紧了,于是他用力地回拥住,后者便在他的一声“就现在”中冲了出去。




“陛下……你还好吧?”


终于在坐上杰雷米亚的车后,鲁路修才得以喘顺了气息,他听见正驾驶着轿车的杰雷米亚担忧的询问。


“没、没事。”鲁路修深吸一口气,试图更加平稳下自己的呼吸,他总不能说是自己体力不济是让朱雀抱着过来的,而且还因为被抱得太紧没喘过气,这种丢人的事情知道的人只有朱雀就够了。


车子在离开帝宫一大段距离后,两人便从车上下来了,对于杰雷米亚所疑惑的“陛下为什么出宫还要这么大费周折”朱雀只悄声地说了两句话,就成功地让正酝酿了几十种解释的鲁路修省去了解释功夫。



“该夸奖你变聪明了吗?”鲁路修看杰雷米亚离开后对朱雀说道,他说话时朱雀从兜里掏出了两副副墨镜,然后一副架在了自己脸上。


“我的荣幸,陛下。”朱雀行骑士礼,然后成功地逗笑了正打量周边环境的鲁路修。


“那你说的惊喜是什么呢?枢木卿?”鲁路修轻咳一声,压低了声音说道。


“那就请陛下跟着我来吧!”




游、游乐园吗?!笨蛋!这种幼稚的东西我不要去玩啊!喂——



巨大的摩天轮上,两个大男孩正津津有味地谈着今天的有趣经历,他们坐在同一边的座上,而另一边则塞满了毛绒的玩具。


朱雀炫耀他可是把射击摊位的一堆小礼品全部拿下了,鲁路修毫不留情地打击他道:但在进恐怖屋时两人都被吓的不清,在途中全都掉了;他们又说起中途遇见了偷拍的记者,朱雀说自己会不会下手太狠了,那人相机都没要就跑了;鲁路修谈起在自己在游览花车上的精彩讲解成功的让半吊子导游中途灰溜溜地走掉……


没想到短短的一天,竟然有了这么多趣事,游乐园,也并非不好玩呢。


“没想到鲁路修你这么厉害啊!”朱雀将视线从外面的繁华夜景中收回,他用手绕着躺在自己腿上的鲁路修的发丝,一边继续接话。


“那是自然,这种游戏只要知道它运作原理,不值一提。”鲁路修得意地说道,他抬手将自己刚开封装的糖果塞了一个在朱雀嘴里“什么味道?”


“不值一提你还一直玩,拉都拉不走。”朱雀两下把糖果就咬没了,一边嘟囔着。


“我是看那毛绒玩具还挺可爱,娜娜莉一定会喜欢的。”鲁路修可听清楚了他的嘀咕,他好心情地解释道,然后又问道“什么味道的?”


“啊?味道?我不知道啊,我一说话,糖一下就掉进肚子里了。”


“你这个体力笨蛋!”鲁路修佯恼道,他又拿出一颗糖塞进朱雀嘴里“什么味道?”


“我想想……”朱雀咬着糖说道,一边还不忘了自己最先想说的“今天得给我送礼物哦,鲁路修。”


鲁路修看着朱雀这心心念念的模样真觉得自己要败给这个笨蛋了,于是他提高音量“到底是什么味,枢木朱雀,我命令你现在就告诉我。”


“草莓味的!”


朱雀被鲁路修的话吓了一跳,立刻回道,糖果便又顺着食管滑进了肚子里。


“但是它又掉进了肚子里面了。”朱雀可怜兮兮地补充了一句,他快恨死自己了,鲁路修这么问会不会是在用他找喜欢的味道的糖果,也许会直接要自己嘴里的糖果,这种机会被错过,他可要悔青肠子了。


草莓味吗?还真是甜蜜的味道呢。正像是某个笨蛋才会钟爱的味道。


鲁路修从座位上坐了起来,他从朱雀身后看见了摩天轮正到达了最高点,外面灯火闪烁着,繁华的都市、绚烂的世界全映在自己眼中,但他知道他瞳孔中看到的只有这一个人。


朱雀。


他忽然叫面前的人,后者露出有些疑惑的神情,于是他勾起唇角,笑起来的神情让朱雀几乎思绪空白,天地间唯此一人。


朱雀。鲁路修说道,他捧住朱雀的头,指尖揉进软软的发丝间,他说“这是我给你的礼物哦。”


他将自己的唇吻上了那沾着草莓香味的唇,这是你最爱的味道,那么就用这个味道的吻作为礼物吧。


在摩天轮达到最高点时,与最爱的人接吻,那么两人就会永远永远在一起呢。这个传说,你听过吗?



咦?巧克力?草莓味的巧克力?


朱雀察觉到鲁路修的惊诧,他加深了这个亲吻,混着草莓巧克力香味的气息在两人双唇间弥漫。这也是我想给你的礼物呢,本来想直接把做好的巧克力送给你的,但是果然这样送给你才是最棒的方式吧。


这一刻,怎么如此幸福呢。


*****

小彩蛋

1.

尤菲:为什么皇姐会突然跑来呀,羞死人了。

娜娜莉:尤菲姐姐,你别气了,你看我收到了什么?

尤菲:哇,你怎么弄到的,鲁路修和朱雀君约会的照片!

娜娜莉:有个运气很糟的记者,他的相机被交到警局里后我弄出来了哦。

尤菲:话说回来,为什么每次你都能知道朱雀君他们的动向呢?

娜娜莉:秘密哟。


2.

柯内莉亚:杰雷米亚卿,你怎么能这么自作主张,如果陛下有三长两短该怎么办?

杰雷米亚:殿下教训的是,属下谨记,陛下的下次出行绝对严密保护。

柯内莉亚:通知下去,明早陛下的军区会议推迟。

杰雷米亚:Yes,your highness!


3.

朱雀:鲁路修,这是你送给我的花吗?呜……你终于会……呜——

鲁路修:喂、笨蛋……你、你别哭啊。

**

幸好赶上末班车了,大家也一定要甜蜜幸福哦~


评论(23)
热度(40)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