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由衷感谢你的喜欢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ゝ。∂)

【反逆白黑】《半翼》

总目录

颂愿——第四章


娜娜莉·Vi·布列塔尼亚加冕登基,第一百代皇帝,她即位时要处理的事情太多,没有多余的时间让她从昨日的沉默中再缅怀什么。少女的脸庞仍带有稚气,神情却端庄成熟,她面向正向世界转播的镜头时,不失庄严的温和笑容丝毫没有彻夜未眠的疲态。


Zero站在了新任皇帝的身后,被前任皇帝俘虏的修奈泽尔成为了新皇的辅佐,布列塔尼亚帝国获得新生。


即使被从恶逆皇帝手里解救了世界,被遗留的问题总还是存在的,它们繁杂而不容忽视。日本按照约定归还,黑色骑士团残余的幸存者们推选了领头人,新的首相。超级合众国第一任议长恢复原职……入秋后的一场接连数日的大雨泼洒而至,它冲刷掉了战争余下的烟尘,世界开始恢复生机,各方面的重建都在紧张而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世界挣脱了黑白色彩,毕竟,引领他们的是将罪恶抹杀的英雄,Zero啊。


帝宫在潘多拉贡旧址出圈定了重建地址,这花费不了太多的时日,在春天开始时,女皇可以暂时不用出访,可以待在宫殿中办公。于是在极为难得的空闲时间里,女皇便将轮椅靠向窗边,然后看向窗外的天空。


她可以听见窗外飞鸟震动翅膀的声音,可以听见雨水带来春天的讯息,可以听见虫鸣……娜娜莉这么对Zero说道。她说,如今这可以听见的每一样声音都能映入双眼,它们是这个世界,她能看见到的,温柔的世界。这是他为我实现的愿望。



总是会有人怀念着你。Zero在每个早晨都这么想着,他算着时间自己应该去见他一面,即使那并没有任何意义。


于是他向女皇提交了申请,这段时间的行程已经敲定,并没有什么是需要自己直接出面的场合,他在学会将自己隐藏在女皇身后,隐藏在布列塔尼亚帝国的权利之后,学会让Zero仅作为一个英雄的符号存在于世人眼中。他谨慎地接住了娜娜莉抬起的手,沉默着没有做声。


他们各自都在心中怀揣着对一名、准确来说是两名死者的异样心思,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希望和猜测,只是他们并不能为彼此来抚平伤口。娜娜莉的手指在Zero的手掌上轻轻攥住,Zero的手套冰冷,如同他被变声器失真的声线一般,这会叫人害怕,于是她先打破了这似乎被叹息充斥的沉默。


“Zero。”


她说道,目光从桌上的一只展开了翅膀的白色纸鹤扫过,然后抬起眼眸看向Zero


“请尽快回来。”


娜娜莉郑重地说道,她说,我需要你。


“Yes,Your Majesty.”



——这是契约,我赐予你力量。名为愿望的Geass。


他接受了一个geass,名为愿望。他得到了一个geass,名为愿望。


Zero将自己的手掌放在自己的胸口,他清晰地听得见胸腔心脏跳动,如同夏日的雨点击在伞面的节奏。他可以看见自己的愿望。


他的愿望时常变化,这过程与梦境类似。他偶尔游离回忆夹缝,一些作为枢木朱雀熟悉的过往,有海浪的声音或是蝉鸣,有林间蕉叶被风拂动的气浪声响;有枪声,有荒芜的土地上萌发新绿的枯朽槐树;他还能看见过去和幻想夹杂,例如是在冬日雪地里游戏,例如是在修学旅行中偷吃没拿出来的便当,例如是海边上的一次久远约定的实现......然后他醒了过来,在飞机下落的失重感中回到现实。


这一类力量并非是友善的,它让人知晓别人的向往之事,这便意味着去探知的人会迷失了自己的意志。别人的愿望,自己的愿望,这东西最后会让你彻底疯掉。他听鲁路修提起过那个莫名出现在校园里,能听到他心底的声音的神秘男子毛,他知道那是geass,他知道那个可怜的男人被这如同赐福般的力量折磨得极尽疯魔,那是诅咒。鲁路修说,这是诅咒,你害怕吗?


Zero是不该去触碰任何的“邪恶”,然而得到的人却会被其蛊惑,它会叫嚣着让人们去遵从,让这东西最后一发不可收拾。他在看见愿望的那一刻是极为自私的——他想那就是真的,然后一直停留在其中,他是枢木朱雀,他拥有幸福。当然,他绝大部分时间是触碰自己,除了抱着一点作为人的私欲以外,他需要去使这力量更加深刻。


几番转折与变装,Zero抵达到一间不为人知的私宅,密码核对后进入,他花了一点时间来辨认这里到底还有没有人活动的迹象,存在的痕迹会是几天前留下的。C.C.在游历旅程的间隙与他私下商议了更为稳妥的处置方式,但魔女本身在照看的事情上是没什么足够的耐心和细心,大概也有不想多看曾经的共犯之一这幅面孔的原因,Zero在这里几乎不会与她撞上正面。


我来了,鲁路修。


他从私宅中的暗道里进入到地下,那个人仍还沉睡着。


Zero在简单的床铺边上坐下时他发丝上落下了些粉色的东西,它们停在了一张平静的脸庞上,在这地下不算明亮的灯光下添上了一抹亮丽的色彩。


“鲁路修,已经是春天了哟。”


Zero说,他指尖捉起一小片花瓣,这是新宿新建的公园里纷飞的樱花落下的痕迹。他在那里停留的时间让被风扬起的花瓣落了一身,于是他这才察觉了这个春天的到来,如此充满生机,阳光穿破薄云,这里有了新的欢笑声。


鲁路修眼眸仍是安静地阖着,他的模样一点变化也没有,无论是头发的长度,唇上的细纹,所有一切仍是原本的样子,时间在他的身上停止住了,唯一能够感知到他存在的方式只有——


——想看见你的笑容,你的眼泪,你的温柔;想听你叫我名字的声音,想自私地用这种诅咒来证明自己与你仍还存活于世。


于是Zero捉起鲁路修的手掌,他把这仍还有着人类温度的手紧紧握在手中,然后轻轻用唇触碰。


他闭上双眼。


来吧,让我看见——


你的愿望。



**


评论(41)
热度(70)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