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由衷感谢你的喜欢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ゝ。∂)

白黑/《虚假的魔法07》

【反逆白黑】总目录02

虚假的魔法07


王子带着少年再次穿过宫城禁地,不同的是,这一次王子没蒙住少年的眼,也未捉住他的手。王子走在前面,少年看见他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


就是在这里,娜娜莉被剥夺了奔跑于天地间的能力。这个森冷的地方就像被埋在地下的墓地,所有人都穿着黑袍子,像鸟喙似的面具下,看不到任何面貌。


太诡异了,太诡异了。没想到多次来的这个地方竟透着多让人胆战心惊的悚然气息。


王子不言语,少年跟在后面也不多说一句话。他照从前一样拇指把腰间的剑按得牢牢的,另一只手臂轻轻摆动着适应着新的武器。


人群随着王子走近的步伐向后让着,然后又将头转向他们,跟乌鸦似的...

【反逆白黑】Twilight

*联动@白夜 
*鲁路修side

Twilight

*
关于“Knight of Zero”

在我如永夜般的生命里,并不太愿意谈及与我的世界格格不入的人。我认为,我只要在这片漆黑的夜里守住生命中唯一的萤萤之光便足矣。

枢木朱雀是意外闯进来的生客。脑子里似乎就一根绷直的筋,心里的事全写在脸上。即便初次见面被这家伙揍了一顿,但言语上占得两分便宜的我除了感到愈发的嘲讽,更多的便是这人质般生活的孤寂。我认为那人是再不会接近我这“强盗”。

说来这一生中超出我所预料的事情不算多,大多都发生在同一人身上。枢木朱雀是所有计算之中的意外,一开始就搅乱了我的世界。

幼年时候的我们,大概恨与爱都太过纯粹,黑与白都那么绝...

朱修/《留言》

*相关留言

1

鲁路修,这个时间你已经睡下了吗?虽然才见了面……不知为什么,突然又想找你说话。明明聊了一下午从前的事情,但是拨号码的时候突然就觉得……怎么说呢,有些难为情,啊,不管怎么说,好不容易能够重逢多聊聊天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如果听到留言能拨过来就好了,不过明天又能见面,这样一想也没关系呢。鲁路修明明从前都是最后一个睡着的呢。晚安。

2

鲁路修,我是想来向你道谢。今天,真的很感谢你。要你在学校里装作和我不认识果然是我单方面的幼稚呢。七年来你变得坦诚和可爱了呢。鲁路修,谢谢你。真的。我从没想过能拥有这样一群朋友。对了,替我再谢谢娜娜莉的kiss,像有让人幸福的魔力一样。

3

鲁路修,今天突然有些失落…...

白黑/《虚假的魔法06》

【反逆白黑】总目录02

虚假的魔法06

少年越矩了一次。即便若从长久以来他与王子殿下的相处来看,这可不是第一次。但着实有些过火和匪夷所思了。

因为自从他重新回到殿下的身边,他们便一直守着规矩,即便后面又熟络了些,也没法重归最早那段彼此都自在的时光。王子是侵占家国之人的子嗣,而他是被施舍了容身之处的“囚徒”。

昨日的夜晚,王子殿下很晚很晚才一个人回来,这是少年不能跟在他身边的一天。傍晚时候就开始下的大雨没半分要歇息的迹象,雨滴将整个世界击打地啪啦作响,把一切声音都夺走了。王子看见少年撑着伞等在围墙外,他被雨水模糊的视野中,烛光将少年笼罩在温暖的光芒里。

殿下,和我接吻吧。

城堡的砖石将雨声隔离在世界另一...

【反逆白黑】《半翼·颂愿》

半翼·颂愿

*双CODE
*C死亡设定

第八章

“这里——”Zero环看四周,眉目间的疑惑一览无遗“什么都没有。”他说道。事实上,到现在他也并不明白所谓“CODE”的取得究竟是何种形式,只知道,实现魔女的心愿——死。

“啊,对啊,什么都没有。”C.C.回答说“只要我们三人在这里就足够了。”

没有诸神黄昏殿堂,没有思考电梯,只是一片空白。光从四周而来,连人的影子也不会有。

“朱雀,我之前也和你说了很多次了,此举并非万无一失,你需要他回应你——在这之前我没见到有任何人这么做过,也不知道将会成为何种结果。”C.C.最后一次向Zero强调,即便他已经没有退路,再无后悔选项,她也需要他明白,他可能也会死...

【反逆白黑】《半翼·颂愿》

【反逆白黑】总目录02

半翼·颂愿

第七章


“怎么选了这么个地方?”Zero的声音从他厚实的皮袄下传出来,其中的抱怨意味不知道那女人明白没有……他真诧异C.C.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即便在这个季节,摩尔曼斯克的天气依旧没好转太多,今天他们从港口那边过来的时候,正巧又撞上了阵雪。


Zero用当地卖的皮袄将自己和背在身上的鲁路修捆成了一团,这让C.C.没少笑话两句。女人毫无形象地抱着肚子笑倒在雪地上,她说她真想知道鲁路修要知道自己被像这样“捆”成一团,不知要找多少体面的理由来解释他选择的“Zero”不是个笨蛋。


但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顶着被当地人当做怪人的目光走...

下一页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