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谢谢你们的喜欢哟~啾~

朱修/《观察日记1》

总目录02

观察笔记1


*
日期:X年4月11日 天气:晴 心情:不好

依旧是无聊至极的一天。鲁路修逃课三节,游泳、棒球、数学。
家政课教室不同情况不明。
放学后又邀请同班同学枢木朱雀到家里和娜娜莉还有洛洛共进晚餐。
晚餐时洛洛因为枢木吃了鲁路修碗里的菜发脾气跑走了,现在鲁路修和朱雀出去找他还没回来。
另外,因为鲁路修跑了,我的披萨烤糊了。

*


这种无聊的事情到底要进行到什么时候?玛丽安娜那女人到底有没有一点当母亲的自觉?

话说在前面,我发誓绝没有偷窥别人并且写记录这种毫无意义且麻烦的爱好,算了,就当为自己谋个安生日子,用玛丽安娜这个别扭儿子的观察笔记完成一个交换条件。

鲁路修.兰佩路基,当然,作为皇室一员他还有一个隐藏着的皇族的姓氏。一个亲生妹妹,娜娜莉,前不久才同自己从本国过来。一个无血缘的弟弟洛洛,是在事故中救下的和娜娜莉年岁相当的少年。

我?我本来是来蹭吃蹭喝的,但是我的“好友”玛丽安娜的可怕程度让我不得不接下她这“关爱宝贝儿子”任务。



*
日期:X年4月17日 天气:阴/小雨 心情:非常好

今天特别有意思。
鲁路修跟同班同学利瓦尔.卡德蒙德逃课一天去赌场堵棋,赢了四十九场,输了一场。原因是枢木去赌场找人他当场逃局。
作为他的共犯,我帮他引开枢木(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躲他),鲁路修分我一半的钱。
回去的时候枢木和鲁路修在家门口大吵了一架,枢木没吵赢鲁路修,最后哭了。

*



今天鲁路修那家伙早上就给他那个骑摩托车的同学一通电话叫过来,果然又要是要去赌钱了。

其实作为高中生,鲁路修父亲和母亲给的资助绝对是绰绰有余的,虽然有听他提过他根本不指望那俩动不动就音讯全无的人能记着定时给他们生活费。

我作为“贴身观察”这种时候肯定是不能放过的,当然,不去学校里听那些念叨是再好不过了。而且,身为共犯,我和鲁路修约好了要一致行事。

鲁路修喜欢赌博倒不见得全是为了钱,用他的话说叫做“打发无聊”。

我是不太明白鲁路修为什么老躲着枢木,但他一个劲的不停强调“帮我盯着门,如果朱雀找上来,立刻、马上通知我!不然我就是有几百条溜走的方案也没用。”枢木虽说观念比一般的高中生要执拗一些,但到底都是男孩子,带着一起玩不就可以了?

不过见到来找人的枢木我感觉有点明白鲁路修了,那张可爱的娃娃脸阴沉下来还真是有点吓人,难怪鲁路修要溜。

鲁路修回屋的时候枢木正坐在楼梯上,看他的眼神我以为这俩人得打一架。不过鲁路修那点表演式的招数应该打不赢军事家庭的枢木吧。

男生间的矛盾我可没兴趣参与,窗户边上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但看上去枢木的情绪激动,应该是吵架了。最后他们也没打起来,倒是枢木低着头像是哭了,鲁路修愣在原地半天,然后伸手给枢木擦眼泪。



*
日期:X年4月20日 天气:晴 心情:很好

安分了两天的鲁路修又去赌博了,不过这次是周末,他说服枢木跟着他一起去了。
赢了1局,但没拿到钱。
有流氓说他小白脸被枢木给揍了。
从赌场跑出来的时候我把两人跟丢了。
这种东西我到底还要写多久!?

*


枢木朱雀这人听鲁路修说是年幼就认识了,心地善良,是不打不相识的挚友。后来分开过一段时间,听说是跟着做将军的师父去军队里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性格似乎变了不少,但那股子拗劲儿倒一点没变。

鲁路修说起枢木眼睛都在冒光,我倒不是很喜欢枢木那样的人,比较无聊。但那个少年在学校确实是受欢迎的类型。脸蛋长的好看,说话虽然有些不经过大脑但意外都是让人喜欢听的话。

不过鲁路修那个弟弟是个例外,经常因为枢木对鲁路修“超过同学界限”的行为生气。那个小男孩年龄不大懂的倒不少,经常背着鲁路修和枢木龇牙裂嘴的较真起来。(也许鲁路修会认为弟弟喜欢和枢木玩?)

说回来,周末还让我去盯这些小屁孩真的太无聊了,我还是打算去找找新开的披萨店。






*
*
今天堵在高速上我码字解忧啊。捂脸.JPG

评论(18)
热度(103)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