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由衷感谢你的喜欢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ゝ。∂)

白黑/《虚假的魔法06》

虚假的魔法06

少年越矩了一次。即便若从长久以来他与王子殿下的相处来看,这可不是第一次。但着实有些过火和匪夷所思了。

因为自从他重新回到殿下的身边,他们便一直守着规矩,即便后面又熟络了些,也没法重归最早那段彼此都自在的时光。王子是侵占家国之人的子嗣,而他是被施舍了容身之处的“囚徒”。

昨日的夜晚,王子殿下很晚很晚才一个人回来,这是少年不能跟在他身边的一天。傍晚时候就开始下的大雨没半分要歇息的迹象,雨滴将整个世界击打地啪啦作响,把一切声音都夺走了。王子看见少年撑着伞等在围墙外,他被雨水模糊的视野中,烛光将少年笼罩在温暖的光芒里。

殿下,和我接吻吧。

城堡的砖石将雨声隔离在世界另一边,屋里冷沁沁的,两个少年人的影子被昏黄的光给拖的老长。

和我接吻吧,鲁路修。可以暂时忘掉不愉快的事情。

反正这是没谁会知道的秘密。王子恍惚地想到以前触碰到的干涸的会带来疼痛的少年的唇,他抿紧的双唇微微开启,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然后少年便与他接吻。炙热的温度与柔软的接触似乎真的有夺取人类思考的作用,王子什么都想不到了,连呼吸都忘了。他头发湿漉漉的,眼睛也湿漉漉的,唯独被少年的嘴唇轻轻触碰的地方又干又热。

他们吻了好久,起初是缓缓的辗转,将彼此的温度小心翼翼地传递给对方。然后不得章法的试探便成了唇齿间仔细的碾磨,细小的唇纹一点一点被舌尖描摹。

烛火将烛蜡化成了柔软的油珠,滴落下来绽出纯白的花朵。光芒里一道摇曳的身影。

王子听见了灯芯里溅开油花,听见风卷走枝叶,沉闷的滚雷从远方传来怒号,他听见少年的心跳,像拂在脸上的呼吸一般急促,像雷鸣一样用力。

他们吻了好久,直到烛光熄灭,油蜡将灯台的纹路凝在浊色之中。

门外响起一阵细微的声音,轮椅吱呀吱呀地碾在地上。王子猛得推开少年惊立起身,他先看向紧闭的房门,脚下退了好几步。

公主殿下的声音在沉默中传过来,她说

哥哥,我刚刚听见钟声——天一亮修奈泽尔皇兄就会来接我了......我想和你说说话。

王子应了声,他看向少年,眸里有着莫名的情绪,脸庞上早已没了先前意乱情迷的神情。

我知道,什么都没有发生,我知道。

少年夺在王子说话前先说,声音到最后都快听不见了。他慌忙地逃开,公主的一声担忧的疑问也未回应。

他知道啊,全怪自己。

若不是因为要护自己能留在这里,他不会把疼爱的妹妹交与二殿下保护。城里的人都传的沸沸扬扬,谁都知道十一殿下袒护异族的部下,早失了威望,即便仰仗了母妃生前的名头也无法堵住悠悠之口。

都怪自己啊。

看着少年的身影从门前消失,王子暗暗捏紧了拳。

没关系,只要能保护你,保护娜娜莉......什么样的方式都无所谓。即便只有自己一个人,也能做到。

王子将心爱的妹妹的手轻轻握住,郑重而又谨慎地恳求公主。

我最亲爱的妹妹,无论之后你将听见什么,怀疑什么,请一定一定不要过问也不要深究。要保护好自己。修奈泽尔皇兄会护你周全。

哥哥会接我回去的对吗?我一直会等着你的,等你和朱雀哥哥一起——

这是公主离别前最后的话语,也是王子许下的承诺。

*

倾盆之雨将远去的队伍送远,少年站在阁楼上,牙咬得作响。

朱雀。

他突然听见王子的声音出现在身后。

朱雀,跟我出去一下吧。

少年点点头,他跟上去的时候,王子递给他一把做工巧妙的匕首。匕首可以别在手臂上,样子像贵族们爱戴的饰品。极薄的刀锋收在夹层里,锋利地可以一刀割断近身的敌人的咽喉。

这是娜娜莉送给你的,你可以用它护我周全。

快戴上吧,朱雀。

王子催促道。



评论(8)
热度(38)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