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由衷感谢你的喜欢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ゝ。∂)

【反逆白黑】《半翼之王》原著向

幻地——第二十三章

朱雀推掉了后面所有的训练,就算是修奈泽尔责怪下来他也必须坚持,不仅因为前阵他接到来自信.日向.夏英格的密谈请求,还有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这几日他隐隐感到了一丝不安,并且这个不安在随着鲁路修多次接触夏英格深度计划时越发扩大。

他得知这个密谈的第一反应是离间,几乎这里的贵族都打的这个主意。朱雀记起前不久有人跑来特派胡言乱语,肮脏的话语让他忍不住揍掉了那人的牙齿。

果然还是在意派兵权的原因吗?

朱雀想起了第一次接到夏英格传讯的时候的话语。

那时夏英格的意思还非常模糊,无外乎扯了一番两人身世,然后谈及了对布列塔尼亚的效忠问题。对于把自己过往查的透彻的夏英格,朱雀没有太多的反应,他坚定得表示自己身为皇帝陛下的直属——第七圆桌骑士,跟身世无关。然后夏英格提出意图向布列塔尼亚帝国本土发展的意愿,大概是想从他这里摸出门道什么的,然而他对这个从头到尾都带着虚伪的男人并无一丝好感。直接拒绝了那人,夏英格也不气恼,表示还会联系,便切断了通讯。

第二次是昨日傍晚,明明白日里才探讨了一番追击计划,回去就接到单独传讯,朱雀避开鲁路修想听那人到底要说个什么所以然来,却依旧是夏英格东拉西扯了一番日本和布列塔尼亚的局势,并没有任何他认为有用的事情。

夜里躺在床上,朱雀看着鲁路修依旧在分析局势,直至凌晨,那人已经针对今日的计划列出了近百条策略。见鲁路修收了悬浮投影,一直思来想去没睡着的他还是将夏英格的事情完整得告诉了鲁路修。应该他会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鲁路修听完后沉默不语,捏着下颌思索一番后再度打开了收好的东西,整改其原本的计划。

「这么晚......」

「你先睡吧,我明日自会告诉你。」

当时就是这么结束对话的。朱雀心想自己并没打算询问什么的,只是看时间这么晚......然而冷淡的话语让他一时卸了力气,最终他还是遵从那人先睡着了,结果今早醒来发现那人依旧坐于桌前,单手撑头,果然又是这样睡着了。

当他把床上的黑色软绒睡袍披在他身上时将那人惊醒,他略微尴尬的表情一定落入那人眼中了吧,因为他看见鲁路修眼中不被掩盖的惊诧,他莫名又开始烦躁起来,迅速在脸上堆积起了阴鹜。

「差不多该告诉我夏英格的目的吧。」

他理所当然得行驶鲁路修答应的条件,仿佛这样能弥补一些什么。

然后他看着鲁路修手指在额边揉按一番,睁着带着血丝的双眼对上他。

「枢木卿,你真的对日本......没有念想吗?」

朱雀紧握住手心,抑制住一瞬的颤抖后回道

「金斯利卿,我是布列塔尼亚的圆桌骑士,你这句话——」

「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大概夏英格想拉拢你夺回日本吧。」

鲁路修视线迅速从朱雀一瞬握紧的手上略过,转回头,关掉了投影。悬浮的数据消失在朱雀眼中,他看着鲁路修收拾起桌上的一堆文件,并没有继续交代的意愿,心绪更加凌乱。所以就因为这个熬夜通宵吗?他不信!

然后他一把拉过鲁路修的手腕,将人从椅子上拽了起来,软绒睡袍滑落在地上被鲁路修不稳的步子踩在脚下。

「喂喂,骑士大人,今早就算了吧,一会儿可是重要的战事研讨会,要知道把海澜德弄出来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鲁路修在朱雀行动后几乎一瞬就出言打断了朱雀即将出口的话语,嘴角勾起不自然的笑容,看着朱雀一瞬迟滞的目光,他扯开朱雀的手,抓起桌上的眼罩,一边抱怨要带这么碍事的东西,一边向浴室走去,只留朱雀一人还僵着手站在原地。

终于,有什么东西已经完全阻隔两人,他从没有拥有过那个人。

———————————————————

依旧是华丽坚固的凯撒大宫殿,作战司令部里聚集了所有的指挥人员,忙碌得操作手中的系统,调令昨日已经发下,必须做好所有的准备。高位之上是骑士团和各大军团之首,他们无一不对那个总指挥专位上的人进行议论。

他们这段时日的混乱全拜这人所赐,明明所有箭头都指向于他,却扒不出任何证据,甚至深了探查还是一道功劳——

“皇帝的走狗!”

因为被权利压着无法动弹,贵族们压低声音咒骂。

“连韦兰斯大公爵阁下都叫来了,他还真是胆大,不怕战事结束没了那顶帽子被赶回15区吗?”

“哼,迟早露出狐狸尾巴!到时候连着那只猴子一起处理掉!”

“我会让他那人再也露不出那张该死狂妄的笑脸!”

“......”

鲁路修坐在座位上,看着面前的悬浮数据的运行,他对于这些低声辱骂并不为所动,不过是涸辙之鱼临死前的扑腾,翻不出什么波浪。

与此同时,站在高位之侧的朱雀和夏英格也没有出声,他们静待着那一时刻的来临。

鲁路修暗自扫了一眼朱雀,虽然今天他依旧跟着自己,但是已经不起什么作用了......派兵权他已经潜移默化下移至自己手中,虽然实际密钥依旧在他手中,不过也没关系,今天已经全部就绪完整,之后他再怎么后悔也没用了。

隐在身边的势力他也清除得差不多,剩下的也只剩混淆作用,而不具备任何攻击力......这一切还得感谢夏英格,不过——居然脑筋动到了布列塔利亚本国去了!这就不能怪他了!

“韦兰斯大公阁下到!”

侍卫传讯的声音想起,贵族们噤了声,纷纷起身行礼,鲁路修转过座椅,看着那个面带威严的男人落座,嘴角的笑容稍稍扩大。

“金斯利卿,可以开始了吗?”

海澜德声音一如既往得庄重,不带任何感情,但奥古斯都十分清楚大公阁下最近也是因为动乱而劳心不已,这个军师把欧系布里塔尼亚搅得混乱不堪,又不能大规模举兵镇压,另一方联合军的动荡从华沙一带扩大,韦兰斯大公心急如焚,所以这一次听着能把EU联合军彻底击溃的消息,推掉了之前安排的与二皇子殿下的会谈,前来这个作战研讨。急与战事的他没功夫和眼前之人争辩礼节问题。

“不用着急,很快就能有结果——”

鲁路修扬起狂傲的笑容,这下,条件全握在手中了!

“我和你们可不一样——”

鲁路修环视一番众人难看的脸色,自顾自得将他的计划全盘摊开

“我现在就让你们见识到我如何将这因为倦怠而逃避决战的EU布列塔尼亚拉入战争刑场,迅速解决掉无力的挣扎吧!”

嚣张至极的话语,贵族们纷纷咬牙,混蛋!暗讽他们是废物的意思吗!

“就凭你吗!”

“要真能控制得住才是见鬼!”

“......”

几声低咒在暗地响起,却并不足以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只有一旁的夏英格发出一声不屑哼笑,能力吗,或许还真有。

“计划早已实施,所以,这里只是让你们见识一番——”

仿佛透知各大贵族心中所想,鲁路修直接抛出让他们无法接收的讯息

什么!?

已经是实施了!他们完全被蒙在鼓里!这个布列塔尼亚的狡诈狐狸!

看着大屏上已被实施的计划,韦兰斯大公脸色阴沉难看,就连一众贵族也不禁愤怒不已,这种把戏——他们尝够了它的苦头。

就连熟知计划的朱雀在看见这番虚假录像的时候也忍不住翻起怒意,胃中翻搅得疼痛。

“支配人们行为最有利的方法——恐惧。”

录像结束后鲁路修将一分暴乱数据公布,因为积压已久的情绪,数据比他想象得还要高出许多。他撑着头叙述道一个不争事实

“越是看不见的恐惧,越是压制不住——”

没错,所以他才会选择北海发电站作为伊始,作为锁链,后面自然一番风顺。

这种邪门歪道!

圣拉斐尔骑士团团长扣着座椅皱眉,他看了一眼满脸阴沉的韦兰斯大公,他已经没有什么发语权了。

“韦兰斯大公阁下,请向全军下达进攻指令吧。”

鲁路修放下手看着海澜德稍微正了一下神色,他将下一句话语已经准备好在嘴边。

“现在就与EU联合军开战的话——不就把大量无辜民众卷入战争中了吗!?”

“无辜的民众?”

鲁路修嘴角再度浮起讽刺角度,果然是这套说辞。微微敛下眼眸,他扯出一个嚣张的嗤笑

“要是考虑民众的牺牲,是无法取得胜利的!”

拔高音调的话语响彻大殿,众人皆以震惊的目光看向这个把恶行明目张胆得挂在嘴边的人,如此嚣张!不在乎任何名誉!为了布列塔尼亚连声誉皆为不顾的疯子!

朱雀同样惊愕得看着鲁路修,尽管他听那人猜测出韦南斯大公会说出的话语,但他绝没想到这个人居然在如此场合给自己扣了这么大一个罪论!被对皇帝陛下的GEASS冲昏头了吗!

不,这人只是在激怒海澜德!只是在演戏!

“金斯利卿!”

海澜德怒极起身,他简直没想到这个参谋竟然张狂至此!

这个主意可打的真好,就算拿下了EU,他们背负骂名也不可能和平统治!

“皇帝陛下只需要胜利!”

鲁路修打断海澜德的愤怒出声,压下皇帝陛下的名义,海澜德咬牙说不出话来,然而还没等他做出下一步反应,他看见那人目光骤然低沉,

“你太藐视皇帝陛下的命令了——”

鲁路修省视的目光带上胜利的傲然,继续道

“不,是忤逆!”

所以——

鲁路修在海澜德持续震惊的目光中站起身来,

“我宣布,以忤逆皇帝的罪名,将奥古斯卡.亨利.海澜德 幽禁!”

“什么!?”

众人惊诧站起身,这是什么情况!一开始就计划好了吗!?

“你这家伙!”

乌列骑士团团长壮硕的身躯猛然直立,他向着鲁路修大步跨近,这个该死的奸诈之徒!竟然算计了他们所有之人!

意向明确的动作立刻引起朱雀的注意。

“居然敢对大公阁下......说这种——”

团长一把抓过眼前身形瘦削的参谋的衣领,然而还没待他一拳招呼上去,就被一道从侧方半空袭来之力踢翻在地,他发出一声痛呼,捂着脸看向那道身影,该死!圆桌骑士!这两个人果然勾结在一起了!

“对金斯利卿出手,等同于忤逆皇帝之罪!”

朱雀高声宣判,众人皆只有咬牙握拳,这两个帝国走狗!

鲁路修哼笑一声,扯了扯被捏皱的衣领,发出一声哼笑,如果现在还想反抗他,那可真是没脑子的行径了。

“现在这个情况,还是服从金斯利卿的命令的好。韦兰斯大公阁下——”

一直沉默不语的夏英格终于起身站了起来,看着乌列骑士团团长平静得说道,复而转了目光,幽冷的眸子看向海澜德,

“怎样?阁下。”

“夏英格卿......”

海澜德不可置信得看着夏英格,再看向不再言语的鲁路修,他一时再说不出什么话来。

——————————————————

“金斯利卿今日的言语倒是偏激了。虽然道理没错。”

客用间内,夏英格将他调查的数据芯片交给鲁路修,他同样对眼前之人今天的言词感到惊奇。

“我只是为了实现皇帝陛下的目的而已。”

鲁路修走至窗边,看着楼下带着海澜德出去的朱雀的背影,他微微眯了下眸子。

“不管怎样,这都是布列塔尼亚的土地——我这参谋估计也快到头了。不过——”

鲁路修顿住话语。

这个功劳可以让朱雀巩固住地位,无论如何圆桌骑士的功劳是不可磨灭的,他可以加官进爵,分配领地。而他不过是一个微不住道贵族末裔,尽管再如何忠于皇帝,他也清楚得认知到自己的地位。

战事结束,没了总指挥的头衔,他会怎样?回15区,那个纷乱的战争之地吗?他可不认为那个从不见自己一面的皇帝仍旧会赏识他的忠心......

也许他最开始并不这么想,不过这些时日他开始怀疑很多事情的合理性,各种探求无果后选择一条退路也是应该的。至于为什么会是朱雀——那个监视者......大概,他更想相信自己是因为身边再无别人的这个理由。

至于这骂名——因为无论如何都会开战,比起让圆桌骑士污了名声,他倒是无所谓。

“反正我也不是什么良善之人。”

夏英格听到那人喃喃自语。



###################


评论(9)
热度(69)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