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备考12月N1,小伙伴们等我考完回来~

【反逆白黑】《半翼之王》

曦光——第十章

熟悉味道......无比贪恋而迷恋的气味,曾经遥不可及的——如今就萦绕在身边的每一口气息之中。

朱雀难得睡得深沉了去,事实上他的思绪仍旧混乱,他之前每一次入眠都会梦见死去的人,枢木玄武肚子上的匕首,公主胸口的血洞,入葬时嚎哭墓边的母亲;他也会梦到成田连山下被掩埋的城市,被血迹铺染的特区成立现场,还有东京租界积了水的大坑。

他会梦到他们向他索命,他会惊醒,他会捂着胸口喘息。

这太难得了,这对他可以称得上是安稳平和,尽管他仍旧做梦,这一次没有真实的死者。

因为身边的气息不是冰冷而血腥的。

他梦见寒冬,梦见豪奢公馆。这是很久都不曾想起的场景,处处透着厌恶的虚伪,他被人说成是死神,他亲手葬送了一个魂灵,又被交付了一个盛着陌生脾性的熟悉躯壳,最终又再次从手中失去。

他讨厌自己身上幽冷的腥气。

他曾可以肆意得将他贪恋的气息全数索取,他选择埋藏的过去开始被熟悉味道拂去遮覆,他记起了那具身躯的每一处的温度,他感到燥热......过往所有一切一点一点揭开,他沉浸梦中那短短时日却如同睡了一个世纪——他仍旧是惊醒过来的,额鬓浸透了冷汗。

他记不清自己因何而惊,他只在一瞬弹坐起来时下意识摸了摸自己浮了一层薄汗的脖颈,他感受到自己喉结不停滚动,颈侧脉搏跳动着鲜活生命。

“你睡了一整天——”

鲁路修侧头看着坐起来朱雀,他发现对方身上的衬衣背后已经湿透了。

听言朱雀转头看了看被遮住一半的窗户,天色已经蒙上深蓝,大多的层积云还残留紫红色的落日余晖。

他发现鲁路修没有继续摆弄投影,而是关了声音看着电视,仍旧是没完没了的讨论时局的画面。

桌上有两瓶营养补充剂的空瓶。朱雀还在想什么时候眼前的人能忍受味道如此之糟的东西时,鲁路修便已经站起身,他找了一把剪刀,站在朱雀面前皱着眉。

“你这头发太长了,又乱又卷,我帮你剪一下。”

听言,朱雀下意识用手拨弄了一下眼前的发丝,粘腻的汗水把它们凝成一股一股的,然后把他看向面前之人的视线分割成几个碎片。

“如果你不愿意也可以出去修理,楼下就有理发店。”

“不,不是的......可以。”

朱雀一把抓住正欲转身的人,他忐忑的语气中带着恍惚。

挪下腿坐直,他摸了一下脸上的薄汗,朱雀有些不自在得说道

“我身上有点湿,不然我先洗一下......”

“剪完了再去,没那么多时间磨蹭。”

鲁路修一把按下朱雀,

“还是说你不相信我的技术?”

“不,不是,怎么可能!”

朱雀反驳道,然后端坐好,由鲁路修的手指揉进他的发丝之中。他窘迫得继续把手握在一起,因为鲁路修一向爱干净,粘腻汗迹会让人感到恶心。

鲁路修专心得修剪着面前的头发,一缕一缕的头发掉下来落在朱雀手上,朱雀捏着自己栗色的碎发,他忽然想起曾经童年时期的一些往事。鲁路修的手很巧,生活中大小事务仿佛都难不倒他,为了活下去才必须掌握的吗?

"朱雀。"

静默中他听到鲁路修突然叫他,他回过神

"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对吧?"

鲁路修问道,他手指仍旧在凌乱的发丝里穿拂,然后凉意爬满他的指背。

目标?对,明天。

朱雀闷声应了一声,他本就是为此才选择了结果,不然他也不会对修耐泽尔提出刺杀皇帝的请求,害季诺被囚,然后自己却跟着敌军跑了。他担心季诺是否会因此而受到牵连。

只是这么多天他犹如多余之人一般的存在让他怀疑自己是否已经没有选择结果的资格了,连被利用的价值都已经失去。

他否定了他所有的过去,他拼尽一切所得来的东西,全数放弃,只因为他坚持这么久以来的"正确的方法"得来的却是这样可笑的结果。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你对选择的道路是会尽最大努力,且会坚定走下去。"

冰凉的手指绕到了脑后,鲁路修单膝压在沙发,没有停住手中的动作,他继续平淡得说道。

听言,朱雀不由手腕猛然一颤,将手里的发丝抖落。

但鲁路修似乎没发现他一瞬的僵硬,动作依旧,就连朱雀能感到从上方传来他呼吸的频率都如此平静。

"没错。"

朱雀握紧双手,拇指在掌心深深掐陷,他闭上眼肯定得回答道,然后睁大了碧色的双眸,眼前已经没有碍事挡眼的碎发了。

鲁路修不再言语了,专注着手中的事情,他的动作娴熟而轻柔。朱雀感到他每一次撩起他的发丝的时候都会略微停顿,然后指尖轻轻捻动一番。

他从电视上某一瞬的深色背景下看到此处的反射,温和笑意的表情。

却带着莫名欣慰或是别的他不认识的东西,这与他所有的表情都不同——

这是第二次见到这个表情,朱雀却想不起第一次见到时候的场景,他从刚刚的梦境中去寻找答案,他记起了相同体温的揉在他发丝之中的指尖。

“嗯?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鲁路修修剪完毕,眯着眼睛打量自己的作品时发现眼前的人面色泛红,连着双耳的边廓都似红得滴血一般。

“不会是中暑了吧?”

皱着眉抬手摸上面前容颜的额头,然后这张容颜才终于带上了他本该这年纪该有的一种表情。

“没......没有!我先去洗澡了!”

朱雀一瞬站了起来,有些惊慌得错开鲁路修的手掌,双手紧紧抓着面前衬衣的下摆下拽。他紧咬住下唇 ,神色如同犯了过错的小孩。

“......噢......你去吧......”

鲁路修随着朱雀的动作视线下移,然后不自然得撇开目光,侧身让开道,

“我先去收拾,你动作快些。”

朱雀听言似得到赦令一般慌张得逃离现场,听见门响时,鲁路修关了电视返回了自己的屋中。

待收拾完毕后二人离开房间时,朱雀回头看了一眼客厅墙边仍旧摆在地上的披萨盒子,撇下脑中闪过一些思绪,然后转身追上已经走开几步的鲁路修。

——————————————

因为召回了许多军事势力,再加之世界局势胶着,就连海中也分布了极多的监察,于是他们放弃了蜃气楼,把它隐匿在那个公爵的海域范围内,便乘坐公爵的私人阿瓦隆去往下一个目的地——圣迭戈。

在舰舱的一个房间内,朱雀看眼里闪着红光的公爵被鲁路修问话和吩咐完毕后顺从得离开并关上房门,他拿过桌上公爵带来的资料。

因为属于归顺二皇子系派的大贵族,弄到一些“特殊”资料也比较容易。

圆桌骑士的资料,不仅有履历表,对战水平的数据,还有所用机体的力量分析。

“情况比想象的还糟啊。”

鲁路修捂着脸叹了一声,然而语调听上去并不显得太过糟糕。

“圆桌骑士在月初就被皇帝陛下全数调出,一部分在修奈泽尔手下,一部分跟随皇帝陛下。”

朱雀看第一骑士的资料说道。俾斯麦.瓦尔德斯坦因,无疑是圆桌骑士中最为强劲的对手。

“跟随皇帝的那帮人也投往修奈泽尔那家伙了。”

仍旧仰头覆着脸,乌黑的发丝从指缝中垂下,病态苍白的肤色在黑发相称之下显得慎人。

朱雀埋下头继续翻过资料,翻过圆桌骑士的资料,他发现后面还有一叠资料。

“卡莲?”

“是啊,黑色骑士团与修奈泽尔也达成了协议,总指挥权大概到时候也会移交,如果是那个人——一定会拿下所有的指挥权,他不会允许有脱离控制的棋子存在。”

鲁路修手指上拂,凌厉的冷光从半敛的眸中透出,这还真是一个好局啊!

朱雀抿了抿唇翻过红莲圣天八极式的简要资料,翻过藤堂镜志朗的一叠情报资料,他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皱了皱眉

“黎星刻?超合众国也?”

“不清楚......超合众国的态度很模糊,似乎在等布列塔尼亚的行动。”

鲁路修放下手,他眯着眼做着猜测,修奈泽尔为什么还不出面?他隐匿柬埔寨的消息究竟是有意放出迷惑视线还是不经意走露的风声,又或是根本不在意这个问题——他知道这对手是他而才用的策略吗?

“朱雀,你是一名绝对优秀的驾驶者。”

鲁路修放下手转头看着朱雀的视线一直停留在 神虎 的资料数据上,眼神里带着一丝莫名的灼热,他不经意得笑了一下,肯定得出声。

“兰斯洛特.征服 损坏很厉害,而且并不是红莲圣天八极式的对手,性能相差太大。”

将资料翻回,朱雀看着数据语气慎重的说道。

“但是——”

鲁路修身子离开软和沙发的靠背,手肘撑着腿,交握双手,他眸子更敛得深了,他冷声替朱雀接下下一句话语的开端。

“兰斯洛特.Albion.”

朱雀合上资料放回桌上,他接上话语,眼中毫不掩饰得带上骄傲

“专为我而开发的——目前情形,罗伊德伯爵并没有找到合适驾驶的人。”

鲁路修看着朱雀碧色眼眸中的光芒由甚,说着这话时语气肯定而坚决。他转过头,视线投向窗外星空,此时还未完全入夜,星光微弱而稀疏,但待夜幕完全降临便会亮得耀目。

“你会得到它的。”

他说,单手撑着半张脸,侧颜冰冷而坚毅。

“不——”

朱雀一瞬便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视线从那张完美的侧脸上收回,他痛苦得埋下头揪扯住头发,话语带着颤音

“不能这么做......鲁路修——拜托不要这么对他们。”


############################

出门在外,下次更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_┯)抱歉








评论(14)
热度(60)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