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由衷感谢你的喜欢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ゝ。∂)

【朱修】Exec_RST(Ⅲ)

总目录

Exec_RST(Ⅲ)

Warning:零骑x军师,七骑x皇修


朱利叶斯离开的时候给了还坐在地上的朱雀一个晦暗不明的目光,大概有什么想说的话语,最终碍于这在场的另一个朱雀而咽了回去。


他向大厅走去的时候,朱雀,一拳揍倒了他护卫的黑骑士没跟上来,他们都没跟来,看来这要和他单独说什么了。


这是一个机会,朱利叶斯对自己说道。


这过道上原本的一些侍卫被军师下了命令调离,这两个可疑的人就算是多了些活动范围。朱雀看着那个毫不客气地给了他一拳的人似乎没有再过来教训他一顿的打算,于是他从地上爬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衣服。


“真不可置信,你居然——”


“居然忘了尤菲的仇?”


黑骑士一语截断了白骑士的话语,他看着后者语塞的模样,便掩下一声叹息露出一个好歹看出唇角上扬的表情,那嘴角上刻着不明显的沧桑,随即转瞬即逝。


“不会的。”


朱雀注视着曾经的自己,他的眼眸被长廊边上透入的光彩渲染,然后眼角垂落下阳光般温暖的色彩,于是,他说道,不会,不会的。


“你不会忘记,我不会忘记。”


“鲁路修,Zero所犯下的罪责。”


记得,当然记得,这是他们所要肩负的仇恨,不止鲁路修——


“所以,你原谅他了。”


他没在询问,这只是一句陈述。


若不会忘记了那仇恨,那罪恶的伊始,他们又如何……他不相信,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自己会站在Zero的身边,无法相信自己在面对身为鲁路修的那个人,如此毫无戒备地信任,如此……向往而思念。


而自己,早已经失去了那个资格了。


“原谅……吗?”


黑衣的骑士看见了眼前之人眸中那无比熟悉的寒意,他曾在镜子前无数次的见到,无数次地将拳头砸在那镜中的森冷之上。他转开了视线,向长廊一边的窗外看去,并迈动步子朝着光芒最甚的方向走去,他手指轻轻搭上了窗户,指尖传来了凉意,他从没看过,这公馆中竟也有如此耀眼的地方。于是他回应道,重复低喃那个词,然后看向外面银色笼罩的世界,艳阳被反射刺眼光芒。


在未来会有同样一个问题被问及,他如今已经知道了答案。


“你想原谅他吗?”


“原谅一词在你心中又是如何呢?”


朱雀反问道,


“我——”


他再一次语塞了,白骑士微微开启的嘴唇轻颤起来,他从未想过原谅,也从不奢求原谅,他从最早执起一把利刃开始就不再奢求了,他也许是有希望为自己的愚蠢作出补偿或是忏悔,可是那个人,那个人!他所有的一切,全都被一发子弹击的粉碎。


“我不会原谅他!不可原谅——”


他低吼起来,双肩发颤,额前碎发因为他埋下了些头,而在眼眸间投下了深重阴影。他说话时声音也在发颤,颤得厉害,他感到自己的喉咙发紧,犹如被人扼颈掐喉,连呼吸也不能自已。


啊,果然仍是这样呢。


“我知道。”


伫立窗边的人没有回头,他手指下滑,抓住了一截装饰格窗的边框,那上面的花纹深刻得印在他的掌心上,他竟然如此熟悉这纹路,这窗格上的浮雕花饰,他知道,他知道所有自己的过去,他轻声回道


“我知道啊,不是不肯原谅,而是不愿去……”


那不仅仅是尤菲,是自己,是所有因为战争而无辜丧命的人们的仇恨,还有那极为自私的一点渴求,他所期待的救赎,所以他们不可以断去那道锁链一般的诅咒,他不愿去断开啊。


来自未来的骑士的话语低的如同呓语,他简直像是被蛊惑了,自己确实不知道未来到底如何,但在此时,他如此清晰自己心底的恨意,他一个未完成的承诺,一个被玷污的希望,一个被斩断了执念。


“我会杀了他。”


朱雀握紧了双拳,他指节发狠地扣入掌心,发出隐隐声响,这战场的白色死神清晰地咬出自己的每一个音节,他说


“我会杀了他,杀了Zero!”


“只要他仍是Zero——”


他看见窗边的那人转过身来,他身上的配饰在阳光下划出弧度,刺目的翠色光泽几乎将他的眼睛灼得疼痛,他恍惚记起那大厅中的一人,他白色的华袍上缀着同样的坠饰,那两个人在毫无遮掩得昭示着他们的默契与相互拥有,他看着那人逆着光线的身形,一阵头晕目眩,脚下竟没稳住身,仅仅半步,他所有一切都无处可藏。


不能继续下去了,会被看穿,被看透他抓住的一缕蛛丝,以仇恨和背叛织就的丝网,他借口下的索求与面具,他看见了那人轻声唤出那个名字的唇形,那名字哽咽在胸腔里,他每一次想叫出那个名字的时候都被划得鲜血淋漓。


他记起了自己似乎还有任务在身,那名为朱利叶斯·金斯利的军师所下达的命令,在监视职权的范围内,自己只是他的一名护卫,再有更多一层的什么,那不过是两个失了神智而疯狂的可怜虫的互相取暖,没有起因,亦不会有结果。


结果。


那一幕,他们扣紧的手掌攥紧了他的心脏,他落荒而逃。


“你会杀了他。”


已为零的骑士收回自己看向那道疾步离去的身影的目光,他看向自己的手掌,


“Zero会杀了他。”


*


朱利叶斯进入到自己无比熟悉的大厅时竟一瞬失神而恍惚起来,随即他便明白了过来,这间屋子从自己入住进来就未曾进过恼人的阳光,而此时,它充满了刺目的光芒。


“我讨厌阳光。”


朱利叶斯说,他看见鲁路修背对着他坐在偏厅处的桌前,单手倚着头,阳光从侧面的窗户里落下,那人的发丝都镀上了金色光辉。他身边的朱雀大概会喜欢这样的光芒吧,但是自己身边的护卫,是拒绝接触那种东西的,他与自己才更是一类人。


“看得出来。”


鲁路修的声音平稳而肆然,他回道,并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


这声音像是朱利叶斯脑中一根绷紧的琴弦发出的嗡鸣,他向前移动两步,错开了一点位置,他看清了那个白色华服的人,看清了他手中的一枚棋子,一枚白骑士。


“有兴趣一起吗?”


鲁路修微微转过身,他看向这个年轻的军师,朝他扬起唇角,然后发出了邀请。


*


评论(22)
热度(59)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